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休夫_ 第二百零五章:拔了那老妇的舌头-

时间:2021-04-20 12:4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白衣素雪小说休夫 第二百零五章:拔了那老妇的舌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圣驾面前,言语无状,来人,给我把那疯妇的舌根拔了,看她还敢怎么样的放肆!”

    在素歌将要冲到那老泼妇的面前时,沈轻舞伸手一把便拽住了素歌,顾不得现下斗大的肚子,只紧紧的将其紧锢在怀中,随后让素心将她推到人后去,只让素心捂住了素歌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一点声响,随后厉声对着那老妇叱声道。

    沈轻舞的话音刚刚落下,早有人直接上前来绑住了那老妇,一脚便将她狠狠的擒押在地,一块碎布便塞进了她的嘴里,且来人手上用了巧劲,早早的就捏碎了那老妇的下颚,让她现下除了“嗯嗯啊啊”的,再说不出旁的话。

    “贱人婊子这些话,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老娼妇往后还是闷在肚子里跟自己说去吧,你倒是觉得自己还挺能耐,我不管今儿个你是让谁给弄进来搅了我儿子的周岁宴的,可我告诉你,这里没有你的女儿,也没有你能够找理说话的地儿。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就凭你刚才那几句话,我就可以把你直接的碾成肉泥,一个卖儿卖女自己恨不得烂屁股的破烂娘们儿,还有脸在这儿讲公道,都说虎毒不食子,感情你买卖儿卖女还挺光荣,还挺乐呵!

    你自己卖掉的女儿自己去找去,这里没有你的女儿,有的只是我将军府上的人,沈尚书府上的人,敢乱说话,我拔你舌头,敢乱指认,我剁掉你的手,敢瞪眼睛乱哼气,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割掉你的鼻子,拿你做人彘,扔到茅厕里头,让蛆虫爬满你满身的窟窿,就是不让你死,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轻舞伸手直指着那跪在地上连拐都拄不起来的老泼妇,满腔怒火,因为愤怒现下眼中遍布着血丝。而在她的话音落下之后,整个人便让顾靖风紧紧的护在怀里。

    那阴冷森森的话语,那一个个光是气势就足矣让人望而生畏的显贵,让烂命一条却依旧惜命的老泼妇不禁吓得直接尿失禁,身下直接尿湿了一大片,她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唔唔唔……”下颚骨尽数的碎裂的老泼妇现下只能够发出这样的声音,想着能够为自己求饶,可却也在那声音发不出几下时,就这么让几个人的拖拽着,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一切除了那地上留下的一滩污渍,便在看不到其他。

    这一桩事在在场众多人的眼中瞧着只是一场闹剧与笑话,而在素歌心上,却像是炸开了一道口子,一个难以弥补,将她生生凌迟的一道口子。

    望着沈轻舞手托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替着自己厉声斥责这个该死的老妇,耳边那还未消散的小泼妇,小娼妇的字眼,素歌眼下,心像是被钝刀割肉一般的,拉的生疼,这个老泼妇的出现,丢得不光是自己的脸,更是让她觉得连带着沈轻舞,连带着顾靖风,甚至是整个大将军府都没了脸面。

    前头,在皇帝亲自主持着抓阄仪式的之后,所有人都忘记了刚才的那一份不愉快,而在后头,沈轻舞跟着皇帝把一切的事情料理完后,便拖住了步子紧赶慢紧的去到后头,去查看素歌现下的状况。

    这是沈轻舞最不愿看到的一个状况,若是知道那个泼妇还会让人寻到这样来找素歌的晦气,她应该让顾靖风早早的把这一家三口直接毙了,也比现在来得强。

    东跨院的耳房之中,现下,趴在梳妆台前,红烛之下的素歌哭的凄凄哀哀,一双眼已经红肿的像是水中鼓起的金鱼眼睛一样,素心正守在一旁轻声的安慰着。

    素歌的手被刚才紧握着的那一支金钗戳的一手的血,隐忍着的恨,让她无处发泄,只能自己刺伤了自己。

    “我宁愿他们一个个的都死了,我也不要他们这样的来作践我,原是我好心,看他们那样破衣烂衫,那么凄苦的站在我面前,我就想给了他们一点银子就打发了他们,活该我好心没好报,那都是报应,所有的都是。”

    摇曳的一盏红烛前,烛油滚落,似素歌脸上的那不断挂下的泪珠一般,手不拢。

    “八年生养之恩,我用一袋米还了不算,我这几年的银子全都给了他们,他们在外头买宅子,吃香喝辣的,像是个水蛭一样的在不停的喝我的血,吃我的肉,素心,你知道我看着自己的那个亲兄弟被砍成两段时,是什么心情吗?

    我好欢喜,欢喜的恨不得烧高香,那一刻,我觉得我总算要脱离苦海了,现下,闹了这么一出,江都尉还怎么看我,我有个这样不堪入目的亲娘,我还怎么出去见人,我成了一个笑话,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你刚才就不应该帮着夫人一起拦了我,让我一钗扎死了那黑了心的婆娘,在自己引钗自尽,这样才不会让夫人的脸上无光,才不会给大将军府上抹黑。”

    屋内,素歌抽抽喋喋的说着话,在那儿不停的哭着,哭声凄凉,而门外,手搀扶着冬青的沈轻舞一把推开了那半合着的雕花房门,自捧着肚子入了内。

    “为了一个像是烂泥一样倒在路边扶都没人扶的脏老婆子,你用你似水年华的命前去相抵,你觉得合适吗,若早要你抵命,当初我就不会想尽了法子,让你家将军帮着你把你那兄弟弄死了,现在看来,当初还是不够狠,早知道会有今日这一出,我该直接把那三个人全都弄死了才算完。”

    在素歌还哭的有些透不过气来的当下,沈轻舞自愤愤不平的对着素歌开口道“当初就是怕你吃心,我与你家将军才瞒着你,连带着素心都没告诉,从你这丫头好端端的拒绝了江诸的那天起,我就察觉你的不对劲,后来知道了那三个人后,我们便出手,帮着你解决了他们,若要你与那老妇同归于尽,我们这么费尽心机的还为了什么,你几岁,那个老妇几岁,她配你跟她同归于尽吗?

    你就是刚刚升起的朝阳,一切都美好着呢,而她就是个烂泥,那样竟干损阴德事情的老泼妇才会无子送终,可你不一样,你以后,一定会儿孙绕膝,你只想想想往后的光景就是,你舍得离了我们,离了与你自幼长大相伴的素心?”

    沈轻舞的一番话说完,恨不得嗓子冒了烟,冬青帮着沈轻舞赶紧的倒了杯水润润嗓子,而在一旁,早瞪大了眼睛,汪了满眼睛泪水的素歌现下,直接跪在了沈轻舞的面前,抱着沈轻舞的双腿道“夫人……我……我不知道……”

    “知道你好强,你什么苦什么累都往肚子里面咽,可素心,我,甚至是大将军府上的每一个人都会为你做主,那样的土匪强盗,你忍了又能如何,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有了什么事情,千万别什么事情都放在肚子里,苦了自己,欢喜了别人,不值得。”

    沈轻舞轻轻的抚摸着素歌额上的发,轻声的与之说道,微微含笑着“那个老泼妇自有将军的人为你解决,从今以后,她断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放开你的心,抬起你的胸膛,你们一个个都是我将军府的姑奶奶,跑出去,谁敢得罪了你们,我沈轻舞第一个不扰他,记住这一点,知道了吗!”

    素歌知道沈轻舞对于自己的心,可她依旧底气不足着,尤其今儿的事情闹得那样开,这种事情现在当着皇帝的面儿,嘴上没人说,可到了后头,不说是高门贵妇,就是贩夫走卒也会把事儿当成笑柄的在传,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一个人,唯有一个!

    “可是……”

    在素歌欲言又止着的当下,沈轻舞的一双利眼,自看穿了她的心思,抿唇道“若是江诸敢因为这个事情而嫌弃你,你不是正好看清楚一个人的心,这种千载难得看清楚一个人本质的机会,哪里去寻,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多的是,怕什么,你说是不是!”

    三两句话之间,素歌自抿了唇,不再乱钻牛角尖,只恹恹的坐着,而外头,柳嬷嬷前来传话,说是堂中已经开了戏,让沈轻舞自去露上一面,走个过场。

    沈轻舞吩咐了素心照顾着素歌,便又捧着肚子走到外头去顾全场面去了,说是自家儿子的周岁宴,可沈轻舞现下,别谁都累,尤其是这个肚子。

    开场的麻姑拜寿是万年不变的,整个院子现下倒像是半个朝会,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端坐在皇帝的屁股后头,皇帝给沈家,顾家面子,他们不管心里头乐意不乐意,这面子里子的都要给足了。

    当高台上,搭好的戏台幕布拉起的那一刻“锵锵”的锣鼓声响起时,众人跟着皇帝的手,纷纷拍手叫好。

    而沈轻舞转过身去刚要坐下时,却发现,戏台已经变了样子,不是麻姑拜寿的场景,而是一放闺阁的布置。

    佛龛前,一女子双手合十,在那儿浅声祷告,之后,在众人的不住嘀咕声中,戏码又变了样子,一双眉眼无二的女子出现,面对着面,自说着话……

    这一幕一幕,一字一句,都是当初,霓裳与自己初见面时的对话,而在后头,早有人因为这突然换了戏码的一幕,以及这京中风言风语传了许久的秘事,而悉悉索索的聊起起来。

    沈轻舞长叹了一口气,只觉得今儿个可真是个好日子,所有的事情,可真是赶到了一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